Entries by chinyinadmin

(四十四) 印度佛法的傳播

(四十四) 印度佛法的傳播 佛滅度後,印度佛法的傳播,可以作爲三期來觀察,每一期爲時約五百年,過此一千五百年後,佛教在印度也就衰微了。 第一期稱小行大隐時期 佛滅後,除上座與大衆二部,在窟内窟外,各結集小乘三藏外,文殊,彌勒等菩薩,與阿難尊者,在鐵圍山中,亦結集大乘三藏。 大乘教法,雖經結集,然而在佛滅後五百年間:全印度所弘揚的佛法,多屬小乘。在這時期,雖然也有大乘佛法,夾雜其間,然而由于小乘教法盛行的緣故,大乘教法,就隐沒不彰。所以在這最初五百年中,可以名爲小乘盛行,大乘隐沒的時代。 第二期稱爲大主小從時期 初期五百年過去了,直到第六百年時,馬鳴菩薩ASVAGHOSA (1) 極力提倡大乘佛法,由是大乘教義,始重光于世。到了七百年頃,龍樹NAGARJUNA (2),提婆ARYADEVA (3),爲欲對破小乘一切有部等法執,乃廣造諸論,以明大乘諸法緣起,畢竟空義。到了九百年頃,學者因受了龍樹學說的影響,多數執空,陷于斷滅見,由是無著ASANGA (4),世親VASUBANDHU (5),根據唯識 (6) 學理的妙有理論,說種子能生一切,因果不空。經過這兩番陳義之後,大乘佛法,乃風行全印,使小乘成爲附庸,所以這一時期可以名爲大乘爲主,小乘爲從的時代。 第三期稱密主顯從時代 第二期五百年過去後,約在佛滅千二百年間,有龍智菩薩NAGAJNANA (7),弘揚密咒,把密咒來融攝印度風習,因之密咒乃漸發達,此時大小乘佛法,皆依附密咒而流行。直至佛滅千三百年間,印度内部有婆羅門教的複興,外有回教的侵入,遂使佛法漸趨沒落,在印度本土幾乎絕迹。所以在這第三期五百年來,可以名爲密咒爲主,顯教爲從的時代。 印度佛法三期 第一期五百年 ─ 小彰大隐佛教 ─ 傳錫蘭暹羅等地 ─ 巴利文 第二期五百年 ─ 大主小從佛教 ─ 傳中國再傳高麗日本 ─ 華文 第三期五百年 ─ 密主顯從佛教 ─ 傳西藏再傳蒙古等 ─ 藏文 備注: (1) 馬嗚菩薩 ─ 中天竺人,初爲外道,善辯論,後爲肋尊者所折服,遂皈正道,大宏佛法,破伏外道,重光大乘宗旨。 (2) 龍樹 ─ 亦譯爲龍猛,南天竺,學門淵博,其學偏于法性空方面,與有部的思想對立。 (3) 提婆 ─ 南天竺人,爲龍樹弟子。發揚諸法畢竟空的思想。 (4) […]

(四十三) 佛經的四次結集

(四十三) 佛經的四次結集 佛滅後,諸弟子爲恐異說異見,滲入佛法,也爲恐三藏教義,日久散失,乃有結集之舉。其儀式略如今時之會議,先聚集衆比丘,組織一會,會中選出一人主持,述佛所說,大衆無異議,即算是全體通過 , 公認爲與當時佛說相符、書之于貝葉 (1),成爲正式典籍。今日所流傳的經律,皆經結集而來。 結集三藏,本來隻應有一次,然因曆時既久,邪說又興,影響教理,由是在佛滅後四百年中,乃有四次結集,而後三次的結集皆有不得已的理由,茲分述之于後: 第一次結集 佛滅後三月,迦葉尊者,得摩竭陀國阿世王AJATASATRU (2) 的贊助,召請阿羅漢千人,集于王舍城外,七葉窟中 (3),然後在千人中, 再選出五百人, 擔任結集三藏事宜,派阿難陀負責經藏,優波離負責律藏,是即所謂上座部結集,亦稱爲五百結集。 當時有數萬比丘後至,欲參加窟内聽法,迦葉不許,因此在窟西北二十餘裏處,另行結集。計分經藏、律藏、論藏、雜集藏、禁咒藏五類,是即所謂大衆部結集。 第二次結集 到了距佛滅百年時,有人因苦于戒律太嚴,提議應予重訂,時長者耶舍,乃邀請賢聖比丘七百人,于毗舍離城,重行結集,将此問題,提付大會讨論,以決定之,結果一緻贊成恪守釋尊遺制,否決從寬,是爲第二結集。 第三次結集 公元前二百五十年時,阿育王ASOKA (4) 笃信佛法,外道爲了生活,僞作比丘,混入佛教中,改竄佛典,擾亂教義,佛徒因不能明辨,被誘入邪見者很多。時有六萬比丘,聚謀挽救之策,結果選出精通三藏者一千人,目犍連子帝須MAUDGALAPUTRA爲上首,在波吒利弗城PATALIPUTRA(即華氏城PATNA),整理正法,淘汰爲僧,是爲第三次結集。 第四次結集 公元七十年,健馱羅國GANDHARA (5) 迦膩色加王KANISKA (6),崇信佛法,日請一比丘,入宮說法,同一經題,人人所說互異,王問肋尊者,尊者說:「去佛日遠,諸師漸以己見,雜入教典中,現當從新結集,以定其議」。王如其所言,選阿羅漢五百人,以婆須密VASUMITNA(世友菩薩)爲上首,在迦濕彌羅城KASHMIR,将三藏各制十萬頌,名大毗婆娑論VIBHASA SASTRA,刻于赤銅碟中,建塔收藏,是爲第四次結集。 備注: (1) 貝葉─ ─ 印度古以貝多樹葉寫經文。故亦稱貝葉。 (2) 阿世─ ─ 國王名,是佛住世時,摩竭陀的統治者,爲太子時,聽惡友提婆達多的話,幽囚父王頻婆娑羅。即位後,并 吞小國,威震四鄰。但因害父罪,遍體生瘡,至佛前忏悔,痊愈後,即皈依釋尊,爲佛門有力的護法。 (3) 七葉窟 ─ ─ 在王舍城側之靈鹫山,有七葉樹生于岩窟上,故名。 (4) 阿育王 ─ ─ 摩竭陀國國王,統一全印度,初奉婆羅門教,肆其暴行,殺戮兄弟,大臣,及人民無數,後改信佛教,爲 大護法,興慈悲,施仁政,于國内建八萬四千大寺,及八萬四千寶塔,派教師,于四方傳法,使佛教發揚國外。 (5) 健馱羅國 ─ ─ 在印度西北克什米爾西境,周圍多山,勢極險峻,其山口缺處,爲古代中印通道。 (6) 迦膩色加王 […]

(四十二) 佛教中心教理

(四十二) 佛教中心教理(三法印) 佛教中心教理,即三法印。佛爲鈍根的小乘人,多說三法印,因機宜的不同,故有淺深略廣的說法。 所謂「印」即「印定」義。佛法真理,可以依「三法印」印定;凡是合于此法印的,即可以判斷是佛法了。現将小乘三法印略釋于下: 一、 諸行無常:此法印中「行」,是造作變壞義,即世間一切有爲法,皆是生、異、滅三相,演變相續,故是無常,不得永恒常住。現可從兩種道理來說明:(一)三世遷流不住,所以無常;(二)諸法因緣生,所以無常。 何謂三世遷流?即過去,現在,未來叫做三世。遷流是指時間上,最短的名爲「刹那」,或「三念」,因一切法,在時間上,是刹那不住,念念生滅,現在的即生即滅,過去的已滅,未來的未生,故說三世遷流是相續變滅,是無常的。 何謂諸法因緣生是無常?因爲一切法都是因緣和合而有的,因緣離散則消滅,故因緣法是生滅法,以有生即有變,有變即有滅,前滅後生的嬗替,可知因緣所生法是無常的,但非斷滅,而是有其因果定律的。 佛陀從三世的遷流,與因緣法中的觀察,看出一切有爲法,是遷流演變的必然性,故建立「諸行無常」印,趣入空義的深理,使學佛者,不貪戀五欲,空去煩惱,向善行善。 二、 諸法無我:佛陀從萬物在空間彼此的相關上來觀察,一切有爲法,既是因緣和合的,離開因緣,即便散滅;如人身是五蘊四大積聚的,生命是無常的,不過數十寒暑的假相,暫有還歸于滅。 佛陀說諸法無我的意旨,是因爲一切有情(衆生)執著妄見;以爲我是有自主體的,由此妄執有「我」,叫做「我見」。我見有二;在有情上起執的,名「人我見」;在法上起執的,名「法我見」。也名「我執」和「法執」。因有此二妄執,就起貪嗔癡等煩惱,造惡損人,肆無忌憚,使社會不安,陷入争鬥現象,失去人生社會,和睦相處的幸福。 三、 涅槃寂靜:涅槃即四谛中的滅谛。有廣狹二義,廣義的是指大乘涅槃,是圓滿寂靜義、即德無不圓,障無不寂。狹義的是指小乘涅槃,是擇滅義, 即以聖智之決擇而斷滅煩惱,解脫生死流轉,常住寂靜,故稱涅槃寂靜。 上述「諸行無常」、「諸法無我」、「涅槃寂靜」三法印中之無常、無我法印是印定世間有爲法是生滅法;涅槃寂靜印是印定出世間無爲法是寂滅法。依次序先說無常,因無常故苦,苦故不得自在,不得自在故說無我;無我即是由因緣生滅法示出空的理性,乃知無常無我,即能趣于解脫,到達涅槃寂靜的境域。 總而言之,三法印是印定宇宙人生是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,教人積極背離五欲,修善行善,趣入解脫的安樂大道。 習題: (一) 請寫三法印的名稱! (二) 三法印的「印」作何解? (三) 何謂諸行無常? (四) 何謂三世遷流? (五) 何謂諸法因緣生是無常? (六) 何謂諸法無我? (七) 「我」的身體是何物和合的? (八) 我見如何産生?有那二種? (九) 大乘涅槃是何義?小乘涅槃是何義?

(四十一) 心意識的研究

(四十一) 心意識的研究 俱舍論說:「集起爲心,思量爲意,了别爲識」。心意識是有情精神的主體,但在有情心裏的作用差别上,就分爲心、意、識三個名詞來說明。 「心」的梵語是「質多」CITTA,義爲集起,就是積集種種善業與不善業的種子所在。我們的内心,平日受外來的六塵緣影所薰習,使種子遺留在心内,積聚一起,含藏不失,亦不滅壞。将來遇到外緣的激發,又會生起現行,所以在唯識學上,把這心名爲阿賴耶識 ALAYA(藏識),就因它有含藏種子的功能,永遠不會失壞,因此得名爲心。 「意」的梵語是「末那」MANO,華譯「思量」。在唯識學上,說它從無始以來,常執第八阿賴耶識爲自我,恒審思量,沒有間斷,所以獨得「意」名。因它恒有審察思考的功能,前六識緣境時,它對于所緣的行相,就生出深刻了别的作用。所以經中說:「依意生識」,可見意的特義,是能生六識,爲六識所依,也是外界一切認識活動的樞紐。 「識」的梵語是「毗若南」VIJNANA,主要的意義是「了别」爲性。了别有粗有細,粗的了别多在前六識,細的了别則在末那識和阿賴耶識。 前六識善于攀緣外境,而起内在的了别認識功能,如眼識了别色塵,耳識了别聲塵,鼻識了别香塵,舌識了别味塵,身識了别觸塵,意識了别法塵。由于有六根和所緣有六境,所以中間生起的識亦有六識。 前五色根,是物質的生理機構;後之意根則爲精神的,屬于心理的。生理機構的五色根,必依意根而起作用。假使意根一旦失去功能,生理的五色根也即時變壞了。生人和死人同樣有五根存在,生人的五根有靈活的作用,死人卻沒有,關鍵就在意根的存在與否。 無始以來,這心、意、識就不斷地交流,成爲有情心理活動的現象。 習題: (一) 心、意、識,這三個名稱是何義? (二) 内心的種子從那裏來? (三) 種子遇到外緣激發時會怎樣? (四) 末那識爲何獨得「意」名? (五) 什麽是「意」的特義? (六) 心意識交流的結果是什麽?

(四十) 五濁惡世

(四十) 五濁惡世 我們所居的娑婆世界 (1),佛經稱爲五濁惡世。所謂五濁即是劫濁 KALPA(2)、見濁、煩惱濁、衆生濁和命濁。觀處可知,其濁惡的程度,是如何之深重了。 一、劫濁 ─ ─ 劫本是時間之名,時間原無所謂清濁,而造成「濁」的,原因是人的煩惱。 二、見濁 ─ ─ 見即衆生的見解, 因見解不正,迷惑惡見,故又稱爲見惑。見惑有身見、邊見、邪見、見取見、戒禁取見五類惡見,稱爲五利使,皆屬見濁範圍。 三、煩惱濁 ─ ─ 即六根對六塵,所生起的貪、嗔、癡、慢、疑、五種思惑,稱爲五鈍使,屬煩惱濁範圍。 四、衆生濁 ─ ─ 因見濁和煩惱濁的結果,使衆生的福報逐漸減少,苦報增重,變爲心鈍體弱,多逢災禍,名衆生濁。 五、命濁 ─ ─ 衆生因煩惱叢集,心身交瘁,因之壽命縮短,由老病侵襲,生滅變幻,名爲命濁。 世間因具備五濁,故稱惡世。今日世界擾攘不甯,我們處此五濁惡世,應堅定信仰佛教,勤修正法,向善行善,清淨三業,淨化身心,淨化人間,是佛法流轉世間之目的。 備注: (1) 娑婆 ─ ─ 譯爲堪忍,謂此土衆生,安于十惡(一、殺害, 二、偷盜,三、邪淫,四、妄語,五、兩舌,六、惡口, 七、绮語,八、貪,九、嗔,十、癡)忍受三毒,及諸煩惱,不肯出離,故名堪忍世界或簡稱忍土。 (2)劫 ─ ─ 「劫」梵語劫波的簡稱,譯爲時分或大時,即不能算之極長時間。有小劫,在劫,大劫之别。 習題: (一) 何謂劫濁? (二) 見濁又稱爲什麽?如何發生? (三) 煩惱濁是指什麽? (四) 衆生爲何稱濁? (五) 「命」爲什麽會濁? (六) 佛法流轉世間之目的何在?

(三十九) 十八界

(三十九) 十八界 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、名爲六根;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,名爲六塵;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,名爲六識。合此六根、六塵、六識,叫做十八界。 「根」是能生義。識依根而生,有了别作用,故六根緣六塵而生六識,正如草本有根,能生枝幹一樣。六根六塵六識,各有其界限,不相混淆,例如眼根隻能緣色塵生眼識,并不能緣聲塵生耳識,餘可類推。 六根又名内六處。「處」是出生義,謂出生六識之處,指六根緣六塵,是由六根生起六識的處所。又名六入。入是涉入之義,謂根境互相涉入。 六塵又名六處塵。塵是染污義,謂能染污情識,使真性不能顯發。 亦名六境,謂六根所緣的境界。根緣塵時,能染污情識使智慧不能顯發。六根各有其界限,名六根界。六塵亦各有其界限,名六塵界。六識亦各有其界限,名六識界,合成十八界,各不相越。 六根有浮塵根與勝義根兩種:浮塵根即六根表見于外的器官。勝義根又名淨色根(知覺神經)。此根不可見,然六根各依其作用根以色爲境,依淨色根而能見;耳根以聲爲境,依淨色根而能聞,餘可類推。每一界的「根」、「塵」、「識」必須同時具備,才會發生效用。其關系如下表: 備注: (1) 法塵 ─ ─ 意根對五根所緣之境,分别好醜,而起善惡諸法,是名法塵。 習題: (一) 根是何義?識如何生起?有何作用? (二) 六根爲何名六處,又名六入? (三) 六塵的「塵」是何義?根緣塵時有何作用? (四) 浮塵根與勝義根有何分别? (五) 淨色根有何作用? (六) 試把十八界列成一簡表。

(三十八) 四大五蘊

(三十八) 四大五蘊 四大即地、水、火、風。地性堅硬,水性潮濕,火性溫暧,風性流動。世間一切的構成都具有此四大,如我們身體的骨節爪齒,是屬地大;汗液唾涕,膿血便溺,是屬水大;熱度溫暧,是屬火大;呼吸氣息,是屬風大。山河大地,以及一切器用物品,也都有此四大元素的作用性。 四大與根身 ─ ─ 根身是我們的身體。佛說我們的身體是由四大和合而形成的。如果一個人因四大不調而生起大病乃至死亡,則四大和合的因緣便消散,故佛經說:「四大本空」。 五蘊即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。「蘊」是積聚義,又名五陰。「陰」是障蔽義,能陰複佛性,起諸煩惱。現把五個蘊的意義說明于下: 色 ─ ─ 即物質,變礙爲義,是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種所造。 受 ─ ─ 領納爲義,包括苦、樂、舍(不苦不樂)三種感受。 想 ─ ─ 取象構想爲義,于善惡憎愛等境界,作種種想。 行 ─ ─ 起諸造作爲義,即由行動去造作善惡業。 識 ─ ─ 了别爲義,由心識了别所對的境界。 五蘊與根身 ─ ─ 根身的總和不出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的五蘊,由這五蘊互相結合,才聚成了我們具有精神作用的身體。到了這些關系散火,身體也就壞了,故佛經又說:「五蘊非有」。 佛經說:「四大本空,五蘊非有,緣聚則合,緣散則離」,這就是說五蘊根身緣起而有,因此不可對這五蘊根身起諸執着而造業,因爲造業就有苦報。 習題: (一) 四大的作用性如何? (二) 何以佛經說:「四大本空」? (三) 五蘊各以何爲義? (四) 何以佛經說:「五蘊非有」? (五) 構成根身的元素是什麽?根身的總和是什麽?

(三十七) 四弘誓願

(三十七) 四弘誓願 菩薩初發心修學佛法,以發願爲成佛根本。願有通别之分;通願就是四弘誓願,是每一位學佛者都應發的。别願如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等,是學佛者個别而發的。願是凡夫趨向佛果之動力,若沒有願,所修一切皆不能圓滿成就。所以修學佛法首先要立願,由願起行,依行而可得證,行至目的時,願也就圓滿成就了。 菩薩發四弘願,是緣四谛而發,因爲發此願時心量廣大,所以稱爲弘誓。第一緣苦谛,因六道衆生,沉淪生死,受無量苦,所以發「衆生無邊誓願度」之願,來度化一切衆生,願一切衆生皆離六道之苦。第二緣集谛,衆生與我之所以有種種苦,皆因無始以來,積集煩惱,所以發「煩惱無盡誓願斷」之願,拔除一切煩惱得涅槃樂。第三緣道谛,菩薩既發衆生無邊誓願度之願,然而衆生根性不一,因此對修道途程中的種種法門,都應該修學,所以發「法門無量誓願學」之願,以備作爲度無邊衆生之基本。第四緣滅谛,菩薩發心以成佛爲目的,因此對于清靜涅槃佛果菩提,發「佛道無上誓願成」以期克證、圓成目标。所以凡是修菩薩道的,皆依此四弘誓願,作爲自利利他的啓導。 習題: (一) 什麽是 (A)通願 (B)别願 (二) 修學佛法,爲何要立願? (三) 菩薩爲何發「衆生無邊誓願度」之願? (四) 寫出緣四谛而發的四弘誓願。

(三十六) 四攝法

(三十六) 四攝法 菩薩上求佛道是自利,下化衆生屬利他,所以須修習四攝的法門。 一、 布施攝 : 有财施、法施、無畏施。即在經濟上、學識上、精神上幫助他人。幫助他人是最聯絡感情的。有了感情,度化衆生就事半功倍。舉辦義務教育,以及福利社會的慈善事業,都是屬于布施攝衆生的法子。 二、 愛語攝 : 就是用極和愛的話與人談論。和愛的話,可以包括三種: 慰喻語。即是用慈愛和悅的顔色和語言勸勉,使對方得到精神上的慰藉; 慶悅語。凡是他人有好的表現,都應該贊歎他,鼓勵他,激發他,使之歡喜,即是助成他向好的地方發展。就是壞人,也會因此走上好的途徑; 勝益語。所說的話,可以使人不斷增勝增益。初學佛的人,可以勉勵他,使他求上進。能布施的人,可以引導他持戒,進而修習六度或四無量心。 三、 利行攝 : 所做的做事,使人得到好處,便是利行。如父母教育子女,注意子女身心的健康;老師教導學生,時時爲學生的學業而操心;長官照顧部下,處處爲部下的利益着想;菩薩随順衆生,爲衆生的利益做諸善事,而化 導衆生。 四、 同事攝 : 是和社會各階層的人共同做事,一起生活,同甘共苦。所以菩薩爲了方便度人,示與各階層的人物共同生活,潛移默化,如觀音大士、地藏菩薩,都是菩薩示現和衆生同事的模樣。 這四個法子,實是攝受人,領導人最根本的方法。我們以此來宏揚佛法,攝化衆生,一定很容易見效。 習題: (一) 什麽是布施? (二) 愛語攝包括那三種? (三) 菩薩如何化導衆生? (四) 何謂同事攝? (五) 什麽是四攝的法門?